明朗

吕布x貂蝉 “我们都错了,时间错了,地点错了,什么都错了。 但我,没有爱错你。”

作者脑洞,无关史向,这里工行,文渣轻喷

“如果你需要一个人陪你走到最后,我是不会拒绝的。”

1.远方风急云高,追不上也触碰不到,我踏过由贫瘠蔓延向你直至肥沃的土地,也走过红衣罗帐美人微醺粉黛愁眉的新房,我身经烟水茫茫淡香焚柳叶飘的落湖花香,我曾以为我会就此一醉千场,直到那天你的青丝拂过我的脸庞,带着点点桂花香,我抬头,正撞上你瞳孔中藏着碧天白云的双眸。
那天杨柳依依,百花争放,你身着一袭淡紫色的华裳毕恭毕敬的站在我的面前,随意却不失高雅的发髻上空空落落,没有一丝尘世的足迹,其余的发丝自然垂下来,任凭他们随着微风轻轻飘扬。你带着温润的微笑,把热切的目光投向我,我呆呆的看着你,一瞬间竟然忘记了凡尘烟波。
我知道,那一眼,便是万年。

2.“奉先,这舞你可还满意?”
身着锦衣龙袍的皇帝坐在又高又华丽的龙椅上,用散漫的目光扫了我一眼,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讥笑,而眼神中含着对我的傲慢和偏见,对我的蔑视与不屑,但我却不能站起来同他一决高下,便只得附和着他的语气,看着豪华宴席桌前的舞姬,正是我那天撞见的姑娘。
“在下..十分满意。”
声音嘶哑微弱,却还是让那舞姬闻了去了,她站在我的面前,微微泛红的脸上扬起一丝浅浅的笑荣,掌声起落瞬间,她长袖半掀,云鬓斜玄。
我又同那天一样,深深的沉溺在她的眼眸中。
“如此甚好,不如把这舞姬许给奉先?”
闻见他的话语,我诧异惊愕的转过头看着龙椅上那心思缜密的皇上,却还是因欣喜冲昏了头脑,不顾身边的侍仆们万般说辞,决意如此,内心竟是激动到发颤。
“谢皇上!”

3.我又见到她了,她依旧站在我们相遇的那片万花丛中,不知和谁在莺语缠绵,柔和温亮的阳光沐浴在她身上,沐浴在鲜花上,沐浴在土地上。而这一切的温暖都被收存在了我的心头上,被收存在一个常年持剑在手,家国难候的生死诸抛脑后的人冰封的心头上。
“将军在看些什么?竟看的如此入神。”她走向我,脸上写满了期待。
“在看...满园的花。”我装作不在意的偏过头,期待着她的反应。
她靠的我十分近,满脸羞红的我能听见心脏砰砰剧烈的跳声,那是比上战场那鼓声还要猛烈的心跳声,那是遇见爱人的心跳声。
“将军真的只是在看这满园的花?”她有些失落的侧过身,随手折了一支百合花递到我面前。
百合花清幽幽的香味,就像她吹弹可破的肌肤和洁净的身子一样,洁净到我不想用我这沾满泪水和鲜血的双手玷污她的一丝一毫。
“当然是在看花,我在看这一枝,”我偏过头,随意的笑着指着一朵花说到,“这一枝,这一枝,还有....”音落,我终于寻得一支配得上她的那一支山茶,便摘下来横插在她那毫无装饰的发髻上,
“还有,这一枝。”
女子粉脸桃腮的年纪,本就应当用最适合的花来衬托自己的皓齿蛾眉。
她被我这样的一席话惹得满脸灿然,她咧开嘴笑了,不同往日那生疏的微笑,她的笑容如此真诚,如此天真,是那些官场上的人所不具有的。
女孩子的单纯,
又或者说是
我爱之人的单纯。

江水波涛,两岸墨绿,到处站的都是你的身影。

4.一名将军,家国难候,三军怒吼,策士谋划,布衣怎比王侯?
只惜,忠孝终不得两全。
“奉先,孤近日看你对自己妻妾的侍奉很是满意,不知你可否还记得你的身份?”
“在下吕奉先,是本国的大将军。”
“很好,今日你在家好生休养,后日就派你奔赴战场,去夺回就都城!兴复我大帝国!”
“..是!”

失魂落魄的走出宫殿,我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已经是深冬了吗?我伸手接住飘落的雪花,有抬头看了看阴沉的天,是啊,已经一年了,从初春那次我第一次遇见她,已经一年了啊。
我望着落花飘雪轻盈潇洒,回风寒流百旋千转,望见的是隐没在落雪中房屋的轮廓,白砖黑瓦上四角有工匠们亲手打造的飞龙,好像要越出来一般;望不见的是脚下的路,一条将要通往边塞的远征路。
内心一时感慨万千,我竟然第一次害怕死亡。
这一别,又是几多流年?

5.她得知这件事以后,跌跌撞撞跑来见我,她还戴着那日我送她那朵花做的簪子,花从未有些许凋零,倒是眼前的人面容憔悴了几分。
“将军..”她低下头啜泣着,冰凉的手指让我为她揪心,心说这丫头怎么又穿的如此单薄就跑出门了,却被她活生生打断了思绪,说出了令我至今难信的话语,
“你若真要去,不如现在就走,现在就走啊!”
面前的人声嘶力竭的喊出这句话的时候,瘦弱的身子还在微微发抖,我惊愕的看着她,一瞬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明明我们相敬如宾,不应当好好共享这剩下的时光吗?
“貂蝉,我...”
“你走!现在!立刻!马上!!离开我身边!!”
她愈发愈哭的惨烈了,梨花带雨,泪花滴落在雪上,那不是水面,泛不起涟漪,如此你的心是否也早已少了那片湖,再也泛不起涟漪了呢?
“不是,你听我说..”
“我不听!你走!”她说着,便跑来要推我走出门外,我一下抱住她瘦小而冰冷的身躯,有没有穿斗篷,冰冷刺骨。
我揪心,你究竟是有多么的不想再见到我呢?
“那我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,你究竟有没有真正爱过我...?”
她啜泣着静默,缩在我的怀里,拼命的呵气暖手,却扬汤止沸,良久,她猛然推开我,没了平日那份贤淑的模样,冲着我大声吼道:
“我曾经想过同一个人温酒煮茶,看尽满山的山茶花,同他共赴凡尘烟波,我愿为他付出一切代价,”她顿了顿“只是那个人,不是你!”
只惜尘缘从来都如水,罕须泪,何尽一生情?

6.“也罢..也罢...哈哈哈哈!哈..哈哈哈哈..”
愁绪远飘,泪眼迷茫,我走在去往边关的路上,哽咽着,愁闷着,泪水自顾滑落,想起曾经我为她采的那一朵山茶。
她有很多样子,浓妆,淡妆,没化妆,皓齿蛾眉,眼眸轻垂,红衣罗帐,嘴角轻牵,她的所有样子我都爱。
就当那是一场梦,一场可望不可及的梦,可心里没有栖息的地方,到哪里都是在流浪。
故人泪,红颜旧,我只得仰天大笑,手握方天画戟,身经百战,血染金甲,所向披靡,看似所向披靡,好一个所向披靡!
人们所向往的所向披靡,终究,输在了“情”字上啊!
纵然是七海连天也会干涸枯竭,纵然是云荒万里也会分崩离析,这世间的种种离别,来了又去犹如潮汐。
那深冬的冷风割着失去爱人的心头,真的,好疼
好疼。

7.猛然,我听见了不远处的喊叫声,正是鹅毛大雪的深冬,大雪封住了人们的眼眸,却封不住心,我还是听见了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哭喊,那熟悉的声音,一瞬间,被冰寒堵塞神经大脑的我清醒过来,急忙转头望去,那是我刚离开不久的屋宅,如今却只能见到硝烟弥漫,火光冲天。
“貂蝉!!”突然意识到什么一样,我大吼着,紧握着兵器便向宅子奔去,我一生身经百战浮生怅三世猖狂,终究是算差了这一挂。
那日龙椅上的狡诈的笑容,那日她明媚的双眼与如今的迷离。
我为何没有算到,皇上是想屠我满门,灭我九族呢?

只可惜,若你敢碰我的人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。

8.我流星大步的向前奔跑,甩掉了身上的一切包袱,白雪纷飞,凛风割裂着我的脸颊,雪落在我银白色的铠甲上,竟熠熠生辉,
“啊—————哈!”人高马大的我随意的抡起方天画戟,滚落的便是两个皇家侍卫的脑袋,猛地鲜血喷涌出来,染红了我衣裳上唯一的白色,一时血花四溅,抡抢,画阵,拳脚相加,杀的好不痛快。
似乎是动静有一些大了,便看见侍卫们纷纷转头向我投来惊奇的目光,窃窃私语着似乎在商量着怎么办,我举起锋利的方天画戟指着这帮狗杂种,余光却扫到了坐在雪地中间瑟瑟发抖的抱着一位女童的貂蝉,不禁猛地红了眼,不等他们做出动静,我便飞奔冲去,猛地抡起方天画戟,当头一枪,

“敢碰貂蝉的人,都给本将军去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死!!!!!”

长枪狠命敲下又抡起,精准的抡掉那貂蝉身边的人的脑袋,一时间鲜血四溅血花弥漫在中间,染红了这一大片洁白如月的雪地,我咬紧牙关,双腿刚劲有力,手指紧紧窜住方天画戟,“我堂堂大将军吕奉先,害怕过什么?”又是一轮扫杀,人挡杀人,神挡杀神,那溅起的血花愈加灿烂,我那饕餮血统,倒是早已嗜血成性!
“呵,你们这一群狗杂种,在下可曾怕过你们??”
话未说完,我扔起一具尸体踏了上去,随后转身一撇,方天画戟准确的割裂两个人的腰,鲜血喷出来,竟是如此美丽。一时间刀枪乱影,血光闪闪,炮火连天,还不壮观!我挑起一具尸体,跳跃着飞踹到另一个杂种身上,便把他震了下去,白雪与鲜血,闪耀在我的面前,
“我会让你们永远记得,这最后的美、景!”
本来所向披靡的我却因将士们突然重重向我围来,一时间人马过多,施展不开,只能用武器顶住自己的头部,想给他们一个反击。
银白的铠甲上沾满了不知谁的鲜血,发丝随风飞扬,夹杂着雪与血凝成的冰,割裂我的脸颊,愤怒的眼神里写满着仇恨与怨念,恨不得徒手捏碎他们的脑袋
雪在下,火在烧,人在喊,她在哭,我在厮杀。
“将军百战不死!!”
我看着血花烂漫,一时间竟着了迷。

“将军————!”
突然,我听见一声凄厉的喊声,原来,是刚刚没有完全杀死的将士用刀威胁着貂蝉,威逼着我。
“转过身来!把武器放下!把手举起来!”那残弱的士兵在这时候却突然来了神气
貂蝉拼命摇头,似乎再说让我快跑。
“妈的..你还算不算 个男人?...可以,我放下以后你必须放了她!”


9.锦瑟流年,一曲拨断弦,惜流年,可曾相约共踏天涯路?
貂蝉...
我深爱的那个人叫做貂蝉..

其实,我很久前就见过你了,只不过,那时候我还不是大将军,你也不是舞姬,我们都只是只懂买来糖葫芦和梅花糕来吃的孩童,但那个时候我便中意你了,想强大起来,想护你一生,想同你温酒煮茶。
“貂蝉,总有一天我会成为大将军,到时候我再来娶你为妻,让你风风光光的嫁给我!”
正在吃着梅花糕的你噗的一下笑了出来,差点呛到,还是我拍了你好久的后背你才缓过来的,最后你看着我认真的脸又一次的笑出声来,直到我在越来越绝望中听见你浅浅的说了一句,
“好。”
“你同意我了?”
“我可什么都没说哦~”
“你明明说了!”

“将军在看些什么?竟看的如此入神。”
“在看...满园的花。”
“将军真的只是在看这满园的花?”
当然是在看花,我在看这一枝,这一枝,这一枝,还有....”
“这一枝。”我看向她,我的眼中,从始至终,只有你一个人而已。

“噗通————”
砰的我扔下了武器,举起了双手,
“任凭处罚随便,放了貂蝉!”
“好~放,放。”
那人松了手,只见貂蝉一下瘫坐在地,我急了,本想一步冲上去扶起她,她受不了寒,她身子很弱,她肚子会很疼,她经不起这般风雨。

“噗叽——”
猛地腹部一阵剧痛,汹涌的血喷薄而出,不禁双腿一软,跪倒在地上,我回头一看,身上足足插了十五只长枪,
“咳——”
“你们他妈的玩阴的!咳,咳咳..”
本想再拿起武器,却不知被哪个杂种踩住了手。
“给我放开...”我虚弱的半睁着眼看着那个该死的士兵。

意识开始昏迷,
好冷
这雪好冷
终究...是结束了么...

“吕奉先——————!!!”
啊,这是你第一次喊我的名字呢..
“吕奉先你醒醒!”
我努力的半睁着的眼看着眼前的人,她的身后是一篇血地,尸横遍野,她到是也不怕,
“..对不起,不能陪你..陪你到白发了..”
她的眼泪滴落在我的脸上,滴水成冰。
“...如果可以,我想告诉你我从未对你说的那句话。”我努力的发出一丝声音,
我想握住她冰冷的双手,却无奈自己的双手早已寒冷透骨。
“我爱你...”

“..如果还能加个期限的话,我希望是...
一辈子...”

灵魂抽离,我没有听清她说了些什么,只记得伤口越来越疼痛,握紧她的那只手冰冷万分,想为她擦去眼泪,终究是做不到了。

10.所以我没有听到
“一辈子太久了,就现在吧。”
所以我也不曾知道
随后,她自刎了,我们一同躺在雪地中,任凭大雪将我们埋落,任凭我们的躯壳被腐蚀
我也不会知道,
这一切都是皇帝亲手制造好的骗局,只不过是她动了心入了情,那天的哭喊着我走,其实将士们早已迫近,而她终究是因为我而受了牵连。

暮然回首,曾经沧海,早已是换了人间。

所以我也不会知道
我们都错了,时间错了,地点错了,什么都错了。
但我,没有爱错你。

从手机里爬出来的英雄(脑洞产物)

1.时间依是流逝,街市永无太平,我是个颓废的老男人,对生活好像失去了一切的欲望。无论是弃我而去的女友,上司泼了一脸的那杯热咖啡,还是房东的房费欠单。我说啊,这个城市真他妈的让人难受。
叹了口气,便拿出手机,想和几个昔日老友开个黑,四杀五杀,神挡杀神的我,有谁知道啊,背景却是独自彷徨在灯红酒绿的城市漆黑的角落里。
我牵了牵嘴角,自嘲的笑了,眼泪却盘在眼睛里,潮湿的要命,身为一个男人变成这样子,还真是他妈的不争气。
“要是你们能陪陪我该多好。”我说了个只给自己听的玩笑.

2.末了,收起手机,却发现天早以墨染似的漆黑,我竟然错过了最后一班公交车。
黑龙江的寒冬是凛冽的,十一月的风雪他们映衬了情侣之间花月,却无情的要撕裂我的脸颊,睫毛上落了雪,我眨眨眼,突然想起北夷部落的王昭君,她终日生活在冰天雪地里,会不会也会像我一样,像我一样的孤单..彷徨..独自彳亍在飘满雪花的路上?

3.静默,听不见属于城市繁华的声音,却逐渐开始听见一阵歌声,看起来又是某个商场再办活动了,他们总会是这样,找一些很漂亮的女孩子或者是男孩子,站在那里像个小小的太阳。
“..这个声音好像在哪里听过?”我好奇的抬起头看去,顺着声音寻去,穿过熙攘的人群,穿过风雪夹杂的大街,穿过一个人的孤寂悲伤,我看见了穿着粉色裙子的她,她在唱歌,在冰天雪地里,在落魄颓废人的心头上,融了谁的心。
末了,她看向了我,俏皮的眨了眨眼
“成为爱豆,因为,想带给大家笑容!”

姑娘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

4.我离开了那姑娘,路边转角,看见了和我一样的老男人,靠着颓圮的墙,手里拿着烟,仰起头看着满天星辰,好不绚烂。
“喂,我说那边那个,过来陪我唠唠。”
我走过去,才发现他的一只眼睛被遮住了,顿时觉得很好笑,和我一样的年龄的老男人了,还有着少年时的那般中二的我要拯救地球类似的豪情壮志吗?真的是很有趣的人啊。
我噗通坐在他的身边,他递给我了一条烟,借了个火点燃。突然,眼罩兄弟开口了:“哥们儿,你说,这世道这么就这么他妈的无赖。”
我看看他,心说是啊,我们都是一样,都是眼泪只能往心里流,不奢望别人的理解,但只希望,能不能少一点质疑。

5.他碾灭了手中的烟,最后陶醉的吐了一口烟圈,好像在嘲笑着我们的颓废,“我们都是在想办法活着,想办法活的再好一点。”
“谁不是呢?”我吸了口烟,苦笑道,“我说兄弟,你这眼罩是怎么了?中二病复发?”想聊点轻松的,便扯了这么个话题。
“你不懂,”谁知他突然神气了起来,“独眼,是男人的浪漫!好了,我要去拯救下一个少女了,哥们儿,我们有缘再见。”说罢,他站起来,我仰视着他,他那高大的背影一看便让人觉得很安心,他笑起来眼眸弯弯似天上明月,而他的背后,竟是一大片繁美的星辰。

兄弟,我好像在哪见过你。

6.那人走了,我便只能依旧走回我自己的孤单的出租屋里,于是站起身来,突然想到刚才那光芒万丈的姑娘,想到偶遇的独眼兄弟,如果能再坐下来聊聊,聊聊我活得真他妈的悲痛该多好。
正边走边想着,迎面撞上了个双马尾的姑娘,啊被她这么一撞真的疼死了,我稳了稳,发现面前是一个矮我一头的双马尾少女,正是青春大好年华。
“喂,你撞到本小姐了,现在本小姐命令你把我藏好,待会有个人要来找本小姐,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,懂么?”她昂起头,好像撞到人一点都不痛的样子。
还没反应过来,我便看见远处一个男子正往这边跑来,少女转身闪进了巷子里。这一切发生的太突然,我还没有反应过来,便被那男子紧紧抓住了手腕。

7.“喂,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孩子,很可爱很漂亮还很...很暴躁...?”这么冷的天却看见汗从他的脸颊上流下来,看起来这一路他跑的真是很辛苦。
“你说谁暴躁???”少女突然大吼着跑了出来,“是不是想让我把你帽子上的鸟给炖了??”
这才注意到,那男子的帽子上一只粉色的小鸟在唧唧的叫着。
“好啦好啦老婆我错了,走我抱你回家~”
“不,你别碰本小姐!听见没!喂!”
‌我于是看见了男子将那少女公主抱起。
“别碰我!喂!喂!”
“搂紧我,这里比峡谷里的风要大,我给你挡风。”
“你!你....哼!”
我看着少女嘴上虽然依旧强横,却羞红了脸,很是可爱。男子看了看怀中的人,又向我点头微笑着示意表示感谢,便消失在了城市里。

等等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。

8.我跑去了远离城市的山岗,竟看见少有的两个人在挥舞起剑,其中一人着一袭白衣飞舞其间,刀剑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,不知是否惹醒了熟睡于山林中的生灵。几局之下,其中一人便有些撑不住了,好想要打算全力一搏,我看那摩擦出炙热的火花,闪耀在两人其间,转瞬即逝,华美但令人惋惜。而另一人不羁的长发随风飘荡,明眸皓齿,眉目如画,不禁有些入了迷。回转,舞剑,那长着狐狸耳朵的人的紫色华裳竟不小心被划破,见他皱眉,却不见一丝烦躁,真是安静美好的人啊。忽然他们卷起雪花飞舞,扬起了一片有一片的飞雪,那雪花落在他们的刀锋上,刀锋闪着寒光。只见这两人于满天星辰之下交错在雪景里,一支青莲剑歌,一句大河之剑,“你的血,让我诗兴大发。”

啊,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们?

9.我说今天真的是神奇啊,这一路上我甚至遇见了站在树边长着狐狸尾巴的少女在向我微笑。遇见了热情的老头子竟然拿着路灯邀请我和他一起抡路灯。遇见了一位拿着伞的洋装少女问我有没有看见她的宠物叫大白。遇见了一位拿着书的小萝莉,送给我一颗滚烫的火球,告诉我她其实是个御姐。遇见了一身不羁装扮的路边吉他手,拉着我要和我一起唱歌,还说着该我上场表演啦,拿起你们的鲜花哟哟嘿嘿鲜花哟...

10.颠簸了一路,终于回到了家,又是一个人的家,安静的可怕,屋子里充斥着与这个城市不相等的孤寂。
于是拿出手机,点开游戏,不禁突然想起:
舞台上的唱着歌的姑娘
星空下的高壮的独眼男人
路上遇见的一对男女情侣
城郊的山岗里的大河之剑
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!

从小便是了,我说我喜欢那些被人们所创造的人,他们的生活,他们的感情,他们的故事。我少年时曾信誓旦旦的说,在某一个时间,他们存在于我的身边!却被身边的人不屑一顾,他们笑着无奈的说,那些都是虚拟的啊,那些都是不存在的啊,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?
从年少的无知到老男人的孤独,不变的还是那个信念。泪水却自顾的滑落,不知道是多年来积攒的压力还是今天的遇见的人们。我不知发什么疯突然站起身想跑到窗边仔细看看今天的星空,拉开窗帘,猛地,我睁大了眼睛:
“你是...你们是....”
“哟,哥们儿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我一下瘫坐在地上,只见他们笑着上来看着我,那独眼男人夏侯惇给了我一个深深的拥抱,
“没关系啊,男人该哭就要哭,怕什么!你们看我们都在,都在峡谷里,都在你的心里啊!”
泪水汹涌而出,我少年时的荒谬言论,他实现了,他在四十年后实现了。

11.我好像做了个梦,竟然梦见了自己和游戏里的人物们深拥,痛哭,他们为我加油打气...为我喝彩庆祝...
“我一定是糊涂了...嗯..这种事情...”
朦朦胧胧的睁眼,我便看见窗边的一个染着烟味儿的黑色眼罩,旁边竟然还有一张卡片
“独眼,是男人的浪漫!”

“好了,今天就让我这个老男人,也当一次中二少年吧。”
我对着镜子里带上眼罩的我自信的笑了笑。
毕竟老男人的世界非黑即白,没有日暮,所以啊,也不会有看见天边的红,泛起的孤独。


文by工行